大家都在搜

航空报国,从事无线电教学与研究48年|欧葆庭长辈专访x孙文宾



  孙文宾:江苏省扬州市朴席镇人,1938年出生。1956年进入南京航空学院飞机设计专业,后于1959年转入航空无线电专业。1961年毕业后留校,先后担任过实验室主任、教研室主任、系主任。从事无线电教育48年。主持基金及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十余个,前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三等奖六项。

  治学严谨,谦和朴诚,一辈子从事无线电教学与科研工作的孙爷爷,讲起故事来就像上课一样滔滔不绝,仿佛带我们走回了他们那个年代,见识了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不易与艰辛。下面我们一起来听听孙爷爷的经历吧!

  

图片1.png

 

  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?

  大家好,我叫孙文宾。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退休教师,1938年出生。今年已经84岁,现在入住欧葆庭颐养中心。

  可以介绍一下您的家乡吗?

  我的家乡在扬州市朴席镇,位于仪扬河的河畔,老百姓主要从事草席的生产,是我国三大草席生产基地之一,远销世界各地,也是我国有名的三把刀发源地。老百姓自古以来就是过着小康的生活。

  您的求学经历?

  1950年在我们家乡朴席镇小学毕业。50年到56年2月份,在江苏省仪征中学以及南京市第五中学读书。到1956年的2月份,因为国家需要,高中没有毕业就提前保送到南航。当时的南航对外叫507,对内叫做南京航空工业专科学校, 1956年下半年改为本科。

  进入航空航天领域对您意味着什么?

  我的第一次人生转折点就在1956年2月份。当时我才十七八岁,懵懵懂懂的。我们南京市第五中学的校长室突然叫我赶快回到学校,也没有讲是干什么。到了以后,才知道让我去到507报到。所以这个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转折点。当时就是觉得进入了南航,就意味着将来一辈子就要从事航空这一方面的工作,不过当时作为年轻人什么也不懂,就是非常高兴,自己进大学了。

  您又是如何进入无线电领域的?

  1956年2月份进入南航的时候,我是飞机设计专业,到了1959年的下半年,因新专业的需要成立了无线电系。当时到了快放寒假的时候,突然就宣布我要调到无线电专业去读书。航空无线电专业里面有通信、雷达、遥控遥测。当时都是非常保密的。你看现在无人机也好,火箭也好,卫星也好,到火星上去也好,没有无线电是办不到的。

  您为什么会从事无线电事业教育?

  1961年8月份毕业以后,就宣布我留校当教师。这个是我从来没想到过的事情。这是我第三次人生转折,要从事无线电事业的教学,一干就干了48年。我有幸在1992年评上了教授。1993年,我得到了国务院的特殊津贴。

  您的职业生涯阶段?

  在工作期间,我曾经担任过实验室主任、教研室主任、系主任,这一辈子工作就是三大块:教学、科研与行政工作。整个的生活一直是比较紧张,因为压力比较大。教学有一定的教学工作量。科研的话,没有科研就没有经费,没有经费就不能带研究生。如果三年没有成果,职称就要降。再加上行政事务忙,还要上课,上课也是不能马虎的。所以就感觉到这一辈子挺紧张的,退休以后才感觉到轻松。

  您当实验室主任的经历?

  我在工作过程当中体会到,没有压力就不能进步。我1961年毕业,到了1962年,我们领导找我谈话,要我当实验室主任。我一天都没有接触过,我怎么当这个主任?而且这个实验室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,没有仪器,没有设备,什么都没有,要白手起家,而且刚刚毕业,什么也不懂,所以就有压力,而且不是一般的压力,有的时候觉都睡不好。就以两本实验手册,一本是莫斯科航空学院的相应的一个实验手册,还有一个是列宁格勒仪器仪表学院的相应的一个实验手册。就根据两个实验手册,要把实验室建成。我觉得那实在是不太容易的。当时的话,反正年轻,闯吧,也不怕,就干吧。首先自己动手制作实验设备,定制仪器,跑上海,跑北京,仪器哪有现成的给你,要跑啊,所以通过两年的时间,通过请教、学习,最后陆陆续续完成了。

  您当老师的经历?

  到了1964年寒假的时候,我们室主任安排我上课,这下就傻了眼。为什么?因为一般上课的话有老教师,至少要讲师以上才能上课的,但是我们学校当时缺老师,那没办法,年轻人正好上吧。这也是个很大的压力。通过建实验室,我的动手能力提高了很多,然后通过上课,我的知识面得到了拓展。因为教一门课,需要翻很多参考书,那么对自己储备知识很有好处。这两个压力,对我以后的工作很有帮助。我以后在接科研项目或者承担国家项目的时候,就不会那么胆子小。一般我要接受的课题,起码要有70%的把握。有的课题是前沿课题,是前人没有解决的问题,需要深入研究才能够解决。

  可以谈谈您的科研工作吗?

  我的科研工作分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78年以前,科学大会以前。这个阶段主要参与了我们国家的五个重要的工程项目,只是参加。例如,我国第一架直升飞机的试飞。第二个阶段的主要是以航空基金、自然科学基金,以及国家的重点工程项目为主,大约十几个项目。这几十年的科研工作的成果还可以,前后我得到了省部级科学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三等奖一共六项。

  有没有谁对您影响比较大?

  我有一个老师,一个领导,对我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第一个就是我的一个老师,他教电磁场理论。这个课程的理论性非常强,而且很难懂。我们这个老师,他能够把一个复杂的问题简单化,能够抓住重点,使得同学们能够很快理解,这是很不容易的。而且他从头到尾,从来不看讲稿。我以后的教学基本上是跟他学的,我的学生都是很欢迎我去上课的,而且反应很好。我在整个教学过程当中,我在学校里面得了很多次的教学优秀奖,我自己也记不清了。再就是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我的学生们毕业回来再相见,会请我去。他们有的人就说,我现在当老师,我也是跟孙老师学的,我也不要讲稿。所以老师对学生还是挺有影响的。

  第二位对您影响比较大的人物?

  还有就是我们老院长,他叫吴继周,是清华大学的,一二九运动的时候,他是地下党的支部书记。后来调到我们学校来当院长。他强调我们要又红又专,号召我们年轻的同学跟青年教师要狠狠的读书,读书要读到舌头发苦这种程度。为什么他这么讲?因为当时航空这一方面人才是非常缺乏,国家需要人。他们的心思就是希望我们这些年轻人很快成长。

  您对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如何评价?

  我们学校不像其他学校,比如现在的西北工业大学,它是由上海交大一个航空系,还有其他老的系搬过去的。我们学校完完全全是解放之后由共产党一手办成的。所以跟他们比起来底子薄。而且我们学校有个特点,所有的管理人员都是解放军转业的,除了教师,而且第一届的学生也全部是解放军,所以从开始就是纪律严明的。而且那时候讲要保卫祖国,建设祖国。特别是刚刚抗美援朝以后,那个时候我们的学校里面,解放军转业来学习的,他们说在战场很苦,美国人飞机轰炸没有办法,死的人很多。所以这一点大家心里有数,就是每一个人都要为了国家,为了航空。现在讲就叫航空报国。特别是我们学校里面,解放以后我们国家所有的重点工程,学校都有承担,都会参加,所以的话,我们学校对国家还是有点贡献的。

  对现在的大学生有什么期待?

  我们高等学校的教育,现在强调理论和实际要相结合,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刚刚进大学的时候,就强调了教育要与生产劳动相结合。我们要进行工程训练,比如一进学校,要钳工实习,一个星期要做一把老虎钳,要做出一个成品出来。然后要机工实习。包括什么呢?车铣刨磨钻这五大项,大概也要一个月这样子。甚至还有铸工,木模工,还有生产认识实习,参加装配线上面的劳动。最后还有一个毕业实习。我觉得这个过程不仅增加了我们的感性认识,而且跟工人他们在一起,又能学到一些东西。我觉得我们那一代人这方面的锻炼还是很多的,但是现在就差远了。

  给大家一些人生经验?

  我在我的这一辈子当中,我自己奉行两个原则。第一个要诚恳待人,第二个原则就是要埋头苦干,少说多做。

  用一种植物比喻自己?

  松树。因为松树虽然在下雪的时候压趴了,但是雪过之后,它又会撑起来。所以这个品格还是很重要的。所以人呢,就是在自己的一生当中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还是要慢慢克服,没有困难克服不过去的。




上一篇:第八十二集团军某旅探索“精细化”训练管理 分类精进一盘棋
下一篇:返回列表
中朝双方承诺进一步推动双边合作
采矿机器人车辆增加安全性
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.1万公里
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